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

愛上了漫遊上網


以之前我寫過一篇活在網絡中像坐牢的旅遊體驗,以往去旅行,對於那些只顧上網,四處找WiFi熱點的朋友,都覺得反感,旅行不是應該把握時間享受一吓嗎?為何要一直在線煲劇打機?一次檳城之旅,令我有新的體驗,以往出遊總要一本如LONELY PLANET的工具書引路,上回去檳城,打破傳統,一機走天涯,一機是指我的手提電話,除拍照幾近高階傻瓜機水平外,開啟了漫遊數據功能,憑GOOGLE MAP引路,找吃的,找玩的,非常方便,在海外捉特別版精靈,更是我們這群Pokemon GO玩家必需要的,以往覺得被網絡捆綁,現在反而感覺被網絡釋放更多時間空間,去享受更多,看得更多,以往大家懼怕的漫遊震撼帳單已不是問題,現在多家流動電話通訊商都推出漫遊日費計劃,幾十元一天,大家都付得起,要再便宜的,可租WiFi蛋或到深水埗買漫遊數據卡,剛剛推出的新種漫遊卡(自由鳥),更是足不出戶,網上選購,免費寄到你手,而且以日費計算,用不完的日費可以留在下次出遊再用,數據更可以分享給同行友人共用,不過,煲劇者,仍然是非請勿近。
https://www.birdie.com.hk/birdiehome/tips/

2017年8月5日 星期六

泡沫正常化

七年前我預計樓市泡沫即將爆破,七年過了,政府又話增加土地供應,又推出什麼雙辣招,樓價繼續急升,公屋售價可以推高到$15000一尺,美股屢創新高,港股今年累計已升5000點,大時代即將重臨,理應百業興旺,但眼見四周,薪金加幅追不上通漲,貧富懸殊日漸嚴重,上回我亦提到,年青人的上游機會愈見狹窄,什麼價值投資法,已不合時而,2008年美國帶頭推出的量化寬鬆政策,製造大量財富,可是,才富只流入銀行家、資本家的少部分人手中,他們把財富投放在股市樓市,造成資產泡沫,令其有升冇跌,扭曲經濟循環,我都不敢預計泡沫何時爆破,因為泡沫經濟已正常化,又或正常經濟已泡沫化,難以摸透,怪不得巴菲特的巴郡今年的業績也要遜預期啦!祝大家好運。

運動帶來的存在感

人到中年,身邊人離開的多了,漸覺與死亡愈接近,每年生日,愈不想慶祝,因為生日就像死亡的倒數,不想慶祝,更想忘記,世界像變得愈來愈灰,不過,近期發覺不論跑步、打籃球、打網球、游泳,都可以消退這種不安的感覺,因運動時聽到自己的呼吸聲、心跳聲,自己的存在感變得強烈,感覺自己與死亡的距離拉遠一點,所以多做運動,的確可令人身心舒暢,有助正向思維的發展。

2017年6月15日 星期四

顧問應該是來解答問題,而不是製造問題

今天很多大公司都會聘請顧問,我也有幸一嚐顧問的滋味,不過我覺得,今天的顧問往往來找問題而不是解決問題,當然,解決問題也要先找到問題的源頭,但問題往往不需要顧問們大費周章,抽絲剝繭去找尋,其實簡單地問在職人員已知道問題所在,甚至他們都了解問題根源在那,不過無暇解決,或有更重要的事要優先處理,如果同事們連自己遇到什麼問題都不知曉,老闆要找的不是顧問,而是新的僱員,取締現有無能無知的僱員,而顧問的使命應該為公司及職員解決問題,而不是製造問題,找人家的麻煩來証明自己的價值。

續談貧富懸殊及上游機會

上回談到貧富懸殊,其實今天的貧,比幾十年前已不太貧,甚至可說是富裕,當然,今天的富,已比惜日富貴很多,甚至太多,所以,今天的貧者比惜日的壓力大了,惜日我們貧窮,有工作便努力去幹,什麼自尊,什麼尊嚴都可以放下,居住板間房、籠屋也不是問題,有部分人是認命,也有部分心知此乃努力向上爬的代價,沒有包袱,回望今天,我們工作要講自尊,要有BALANCE OF WORK LIFE,要子女入讀名校,參加遊學團,年年要換新款電話,約友人吃飯也講究MEAL EXPERIENCE,一句辛苦搵來志在食便花了數百元以至千元一餐飯,我們好像失去了故人的鬥志、堅忍、刻苦、韌力等等特質,不肯放下身段,不肯卑躬屈膝,自尊的包袱反而窒礙自己的上游機會,所以在抱怨富人壟斷機會的同時,大家也要反省自己有沒有真的努力過,有否節儉空間,創富要有資本,但資本往往是靠自身的毅力,一點一滴累積而來的。

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

只要有上游機會,貧富懸殊不是問題

前天天文台在近下班的時間掛上八號風球,市民都因趕回家而造成大塞車,今早乘小巴上班,前坐乘客與司機搭訕,提到天文台要遷就股市才等收市後掛八號風球,司機亦和議乘客的睇法,更表達政府怕得罪富豪,處處都要以貧苦大眾遷就富貴小眾,近年社會仇富的心態衍生,小市民往往把社會民生問題都歸咎於地產霸權,大集團壟斷,令貧富差距愈拉愈闊,
我也有同感,不過,六、七十年代香港貧富懸殊可能更嚴重,但窮人對富人只有一分羨慕,也會有妒忌的時候,但還未至於仇視,大家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呢?其實,上游機會才是關鍵,惜日香港,只要努力及節儉,搵兩餐不是問題,再努力再節儉,可養妻活兒,更努力加點膽識及智慧,不難闖一番事業,我媽媽常言道︰「大富由天,小富由儉。」在惜日社會,窮人也可一躍而成為富人,貧富有差距,但沒有壁壘,創業機會處處,但回望今天,我們為了供樓,要為地產商做一世奴隸,為子女要拼命工作,任創業者有幾雄圖大志,也被業主加租而毀了多年心血,社會上游機會愈來愈窄,窮人追求創富的理想落空,亦不甘於做富人的奴隸,仇富變成一種普羅大眾的主流心態,不要小看這個問題,在共產思潮冒起的年代也是這種狀態令社會動盪劇變,要和諧,先要了解問題的關鍵。

2017年6月4日 星期日

國家身分認同與六四悼念

近年香港多間大學學生會及一些新青年都否定六四悼念活動,很多人都不明所以,甚至罵他們泯滅人性,忘記一眾民主英烈,其實他們都是對民主有同樣訴求,同樣地爭取自由,為何否定六四悼念?依我近期跟一些年青人傾談,發現這個分歧源於對民族身分的認同,他們確切地覺得自己是香港人,而不是中國人,他們更覺得香港不應該是中國的一部分,而我們的傳統看法,六四是全中國人的事,六四是中國的民主運動,如果你否定了中國人的身分,六四悼念就變得沒有意義,所以,他們與六四悼念活動割蓆,乃正常不過的事,試問外國人(除了華僑外)又有幾多會悼念六四呢?我們中國人又會為南韓光州事變而悼念嗎?